打造连接汕潮揭和海西经济区桥头堡
发表时间:2019-04-12 作者:采集侠

沐浴着冬日的暖阳,记者来到大潮高速位于高陂镇的宋公大桥建设施工现场,头顶安全帽、身穿长袖防护服的工人正在忙碌,一台巨大的吊臂正在进行水泥浇筑作业,传出巨大的机器轰鸣声。

“这里是大潮高速项目三标施工现场,三标段全长近7公里,目前有600多名工人在现场进行施工作业,宋公大桥于去年8月份动工,是3标段规模最大的桥,全长608米,最高桥墩60米。”中铁十一局二公司大潮高速三标桥涵一队队长郝茂全告诉记者。

“大潮高速全线路线长度120.768公里,共设桥梁95座,隧道15座,全线桥隧比约38%,属典型的山区高速公路,交通维护、工程量、施工难度和安全管理难度巨大,为此,全线每天约投入施工人员1万人,机械设备400台,目前工程完成进度已近半。”广东大潮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经理潘春为说,回顾开工以来的重要节点,大潮高速项目工程整体进展顺利,这都离不开全部参建单位严格落实施工计划,加大机械、人力、物力等投入。

自去年12月项目全面大干以来,大潮高速全线第二长隧道光德林场隧道,大潮高速大漳支线最长隧道虾公岭隧道,全线地质条件最复杂、施工难度最大、安全风险最高的东溪山隧道相继贯通,在保证工程质量与安全的前提下,抢时间、争进度,施工整体形成“多点开花”良好局面。

工程背后是别人看不到的艰辛。

受地理环境、地质条件等影响,大潮高速项目动工以来可谓“步步惊心”。有的隧道一年总进尺160米,一天进尺不足1米;部分隧道地质条件差,施工极易产生坍塌,进洞困难;还有些路段需要在坡度达80度的环境下进行施工作业……

马定乐是广东大潮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工程技术部的工程师,同时也是大潮高速项目建设铺开的见证者。2016年7月初,刚从学校毕业的他便参与到了项目建设中,到现在两年多,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看着一座座桥,一个个隧道打通,作为参与者很自豪。”马定乐说。

有望改变物流“肠梗阻” 推动产业新跨越

2020年,大潮高速预计如期通车,大埔党委政府、企业、百姓各方都充满了期盼。

昔日的大埔,交通极其不便利,晴天尘土飞扬、雨天坑坑洼洼成为了大多数人最深切的感受。“大路大富、小路小富、无路不富”成为大埔全县的共识,该县把加快公路建设作为发展山区经济,改变贫穷落后面貌的主攻项目之一。面对大埔交通基础设施落后的面貌,全县上下自强不息、艰苦奋斗,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城乡交通建设取得了较快发展。

2014年12月,梅大高速全线贯通,自此大埔有了高速公路,到梅州市区时间缩短到1个小时内,到广州、深圳时间也缩短到6个小时内。大埔感受到了高速发展的红利。

2017年,大潮高速公路(含大漳支线)全面动工建设,这是大埔继梅大高速后一直期待的交通大动脉。大埔希望通过改善出行之便,形成“对外大连通、对内大循环”新格局,努力实现“大交通带动大物流、大物流激活大产业”。

对于交通不发达带来的发展瓶颈,大埔当地企业最有感触。

“近几年大埔蜜柚渐渐打出了响亮的名声,收到了不少来自北方的订单,然而物流问题却成为一大难题。”大埔县兴瑞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国武说,由于交通不便,很少有货车进来大埔,蜜柚运不出山城,给销售造成了极大的难题。为了蜜柚能够顺利出山,刘国武增加了不少物流成本,去联系货柜车过来运载柚子。

“大潮高速(大漳支线)开通后,将能改变大埔县的物流‘肠梗阻’现状。”刘国武说,漳州是物流的中转站,大埔的大宗货物可通过大漳支线这条出省通道对接全国各地,这对我们柚企很重要,不仅是节省运费那么简单,从大埔到达漳州的时间将从2小时缩短到40分钟,提高了企业经济运营效率,同时还能增加与漳州市平和县柚企的交流。

而对于大埔另一个支柱产业陶瓷产业来说,交通基础设施的相对滞后,也一度成为行业人士的“心病”。“交通不便,造成大型集装箱车辆难以直接到陶瓷厂,造成了陶瓷企业的运输成本较高,这对于急欲打开国内内销网络的大埔陶瓷产业来说,也是一道硬伤。”广东富大陶瓷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研发部主任黄志超说,交通不便同时也让人才缺失,人才不愿来、留不住,无疑让大埔陶瓷产业雪上加霜。

“以往,富大的陶瓷产品都是先送到潮州,再发向全国各地,如果大潮高速开通,将使大埔陶瓷企业在经济运营效率、物流成本、投资环境、人才引进等方面有一个非常大的促进作用。”黄志超说。

■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