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发现疑似丁宝桢墓尚待相关部门考察鉴定
发表时间:2019-06-13 作者:漳浦新闻网

济南发现疑似丁宝桢墓尚待相关部门考察鉴定


济南发现疑似丁宝桢墓尚待相关部门考察鉴定


济南发现疑似丁宝桢墓尚待相关部门考察鉴定



  

11日,在祝舜路一工地内,疑似发现丁宝桢墓。 本版照片均由新时报记者王汗冰 摄11日,丁宝桢后人丁峻接受采访。
  曾任十年山东巡抚的晚清名臣丁宝桢,因其卓著的政绩,以及智杀太监安得海等广为流传的故事而家喻户晓。11日,一则“晚清名臣丁宝桢墓地在济南发现”的消息刷屏,记者于11日中午迅速赶赴祝舜路上疑发现丁宝桢墓的工地,并采访了丁宝桢的第五代孙丁健、第六代孙丁峻,以及相关文物部门。
  然而,工地上的人说从未发现过古墓,文物部门也尚未展开“行动”。丛丛疑云,仿佛一部古墓版《无间道》。

古墓沧桑:  1953年曾被盗1958年被“平坟”
  11日中午,记者在前去工地探访的路上采访了丁宝桢的第五代孙丁健。
  丁健告诉记者,“丁宝桢墓地所在的这块地要盖楼,所以我的堂侄,也就是丁宝桢第六代孙丁峻想对祖先的墓进行抢救性挖掘,于是发现了头骨以及其他骨骼等物。这处墓地是三合土夯筑的,除了埋葬着丁宝桢及其元配夫人之外,还有其他家人也安葬在此,是一处家族墓地。”
  丁健说,1953年丁宝桢墓曾经被盗过,当时公安机关也抓捕并处理了盗墓贼。1958年,当时生产合作社的大队打机井,这处墓地被夷为平地,墓地从此掩埋在地下,地表没有任何痕迹。上世纪90年代,丁健去现场勘察过,还曾测量并确定过具体经纬度。2004年还曾拍摄过他寻找和确定丁宝桢墓地所在地的纪录片。丁健说,“丁宝桢墓地一直没人管,已经糟蹋得很厉害,希望文物部门管管,留住历史遗迹”。

后代愿望:  希望遵照遗愿让先祖长眠济南
  记者到现场后看到,被认为发现丁宝桢墓的工地为“山东电建集团山东一公司”工地,“承建济南洺悦佳园项目”。在未被允许进入工地的情况下,记者联系上了丁宝桢的第六代孙丁峻。
  丁峻现在定居在广州,从事文化传播以及儿童慈善事业。他告诉记者,多年前在济南的叔叔丁健告诉他丁宝桢墓地的大体位置,并且在地图上进行了标注。“我们族长去年年底前来此勘察时,有人向他推销建筑管材,因为在贵州也是从事建筑相关行业,所以他敏锐地觉察到这块地要开发了,所以委托我关注此事。”
  今年3月,丁峻通过自己的关系找到了开发商,“他们很配合,从3月10日开始,我根据此前老人记忆中的丁家林祠堂位置进行寻找。找了二十多天,挖了19个坑,没有找到墓地。到清明节那天,我就走了,走之前交代工地的人,发现线索及时通知我。后来我得到消息,从5月26日起工地上就开始零散地挖掘到一些棺材、尸骨等物,6月3日挖掘到了墓穴。听说施工方简单地进行了一个烧香祭拜的仪式,有些骨头撒在了墓穴附近。我十分着急,6月9日晚马上赶到济南,10日请了人一铲一铲地挖,陆续挖到了墓穴里的头骨、胫骨等十几块骨头。”丁峻说,不过至今仍然不能确定这处墓穴以及这些尸骨是否属于丁宝桢,毕竟这是一处比较大的家族墓穴,还需专业人员进行专业鉴定才能得出结论。丁峻说,如今他是丁氏家族第六代唯一的一名男性,他希望遵照先人的遗愿,让丁宝桢在济南长眠,“接下来具体要看文物部门如何处理此事,如果这边安置不妥,贵州的丁氏后人正在修建丁宝桢纪念馆,非常欢迎丁宝桢回归故里。”

疑云丛丛:  工地称不知道古墓文物部门待行动
  11日下午3点半,记者再次来到工地大门,经过与工地人员的多次沟通,最终获准进入工地。工地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工地已按照通告在中考期间停工,自己“没有听到过工地发现过古墓”的事儿。记者在工地看到,除个别地方能看到地桩,工地上所有地方都被防尘网覆盖,因此记者也无法找到丁峻所说的古墓。
  工地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此处工地共有11幢楼待建,如今已基本打完地基。虽然记者找不到古墓,但从丁峻传来的照片中的工地和工地背景比对,他6月10日拍摄的照片确实就在这一工地。记者将俯瞰工地的照片发给丁峻,丁峻还准确标注出了古墓的位置。
  对济南而言如此重要的一位名人之墓,该如何进行保护?记者致电济南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其表示文物局原有的执法权力已经移交济南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这种情况需要执法部门勒令工地停工,文物部门才能进驻工地勘查、发掘。记者随后又联系济南市文化市场综合行政执法支队,该部门相关负责人回复,该工地此前并未进行文物保护登记,他们也是刚刚通过媒体了解此事,“明天会与文物部门沟通,联合历城区相关部门进行实地考察和鉴定”。
  究竟工地上有没有古墓?是不是丁宝桢本人的墓?如果是,又该如何进行妥善保护?记者将进一步关注。
  (新时报记者钱欢青)
●答疑解惑
贵州人丁宝桢为啥葬于济南
  听闻丁宝桢的墓在济南被发现,山东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刘晓焕说,这并不是个新闻。
  刘晓焕说,首先,丁宝桢的墓志铭上曾很清楚地记载,埋葬地位于济南“东门之外、华山之阳”,“经考察,就是原来济南第三粮库的西侧,也就是当下挖掘的地方”。刘晓焕说,“大约到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里还有丁家的仆人在守墓。2004年,我曾陪一家电视台到此处寻找,那时候还有一些坡迹,但已种上了10公分的白杨树”。
  作为贵州人的丁宝桢为何选择埋葬于济南?刘晓焕介绍,当年,丁宝桢中进士不久,母亲就去世了,老家再无直系长辈。此后丁宝桢在外地任职,亲人家眷也都跟着他一同赴任。到了同治末年,丁宝桢夫人去世,他便向朝廷请旨,想要在济南购置墓地。后来,朝廷特批,丁宝桢在济南华山之南购置10亩土地作为家族墓地,就是当下的“丁公墓”“丁家林”。
  (新时报记者石晓丹)
“宫保鸡丁”
  是丁宝桢发明的吗
  提到丁宝桢,很多济南人会想到名菜“宫保鸡丁”,相传,这道菜就是丁宝桢来济南时发明的。不过,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讲师孔勇在听到这个说法时,第一反应是——“宫保鸡丁”不也与左宗棠有关吗?在国外,宫保鸡丁甚至还被翻译成“左宗棠鸡”。
  先从“宫保”说起,这是一个荣誉官衔,所以,“丁宫保”家的鸡丁就被叫做了“宫保鸡丁”。这道菜在鲁菜、川菜、贵州菜中都有收录,做法不一。对此,济南文史专家张继平表示,目前并没有明确史料可以证明“宫保鸡丁”到底是丁宝桢还是左宗棠发明的,不过“宫保鸡丁”的“爆炒”这一做法倒是鲁菜的传统做法。
  丁宝桢的后人丁健在《丁文诚公家信》中提到,丁宝桢发明的应该叫“宫保肉丁”。据介绍,丁宝桢的继室钟姨太曾经对孙媳妇孔氏,也就是丁健的奶奶讲过,当时,丁宝桢奉命率部急来山东“剿捻”,一路奔波,没带厨师。到了按察司的官邸,原来留守的厨师请示丁宝桢,爱吃什么口味的菜。丁宝操着浓重的贵州口音,除了“辣咯”二字,说的其余话厨师一概没听懂,但也不敢再问,回去用五花肉、辣椒等切成方丁状,加入面酱和糖烹炒,拌入花生米,制成菜品呈上,受到丁宝桢的好评。不过,当时丁宝桢刚到济南,身上并没有什么积蓄,鸡肉又比猪肉贵,因而可能做的并不是“鸡丁”,而是“肉丁”。(新时报记者石晓丹)
扫码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