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鹤:一个人吃饭的信仰
发表时间:2019-06-13 作者:漳浦新闻网

李亚鹤:一个人吃饭,本是个自然现象。比如武松,一个人溜达到景阳冈吃饭,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一轮再一轮,但一下喝了十八碗,惹来围观群众,造成群体性事件,打死珍稀动物就不应该了。更甚的是宋江,一般情况都是和兄弟一起吃饭,偶然一人去浔阳楼吃饭就出事了。他在墙上写一首反诗,被人抓个正着,连翻供余地都没有,不得不走上不归路——一顿饭改变人生,太戏剧性了。

一个人吃饭就是容易出事:没人聊天,没人抢肉,很容易惆怅起来。情绪一泛滥,难免就成了社会问题。大过年的一人吃饭,那是没买到火车票,回不了家;情人节一人吃饭,那是剩女求安慰的节奏。一个人的饭全程充满泪点,所以大多数人不得不选择速战速决。

但这一切已是历史。在今天,一个人吃饭已经升华到一种生活方式,你既可以简单直接地解决温饱问题,也可以对自己有更严格的要求。几年前,日剧《孤独美食家》被小清新们引进国内:一位叫五郎的大叔在屏幕里吃饭、念叨,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三年如一日。就是他,告诉年轻人:在纷乱的世界里,哪怕一个人也得好好享受美食。任何原因都不能干扰吃,它是一种哲学和信仰。

因为这信仰,爱吃的人看得饥肠辘辘、热泪盈眶,从味蕾到内心都得到升华。一个人吃饭,再也不是件凄凉的事情,它是隆重的,唯美的,纯洁的。在这位大叔村上龙的带动下,日韩中三国文艺人士纷纷加入“一人吃饭”的大军。

一个人吃,还可以全心全意。国外的食评家大都是一人前往餐厅,电影《料理鼠王》里,尖酸刻薄的食评家柯博先生就这样。这个长得很不好看的大叔,面对一盘普罗旺斯焖菜,眼泪夺眶而出,妈妈的慈祥模样映入眼帘。想象一下,如果两人同行,对面还是位美人,大叔会想起妈妈才怪呢。

最重要的是,一个人吃,可以“领悟人生的真谛”。李白一个人深夜吃饭喝酒,“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不需要米其林大厨的秘籍——光调料都备不齐,就那种电磁炉能烧出的饭菜最贴心。

如果武松愿意把一人吃饭当做一种生活方式来对待——且看那景阳冈风景秀丽,山脚下一家食铺兀自悠然,颇有些古风。武松点了酒菜,肉要切薄片码得整整齐齐,看得出雪花牛的纹理;酒要装在玉壶春里,配一个三钱的杯子,材质可以是高仿的龙泉青瓷,也可以是日本切子,旁边簇拥着冰块;饭后一片潘苹果,一片储橙,再来一杯胶囊咖啡,不加奶不加糖,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看风景发微信:“这里风景独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