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师竟托起一个县的经济发展,真屌
发表时间:2019-06-14 作者:漳浦新闻网

一个美食和诗意兼具的地方

2014年8月30日,一场大雨后的长垣县城,显得格外清幽。一场主题为“月是故乡明”的诗歌朗诵会正在长垣县里的一所宾馆召开。

有一点值得玩味的是,这场聚集了省内乃至国内不少文学名家的充满诗意的聚会,是跟长垣市餐饮协会一块儿举办的。

当美食爱上诗歌,那就是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圆满。而让我好奇的是:除了改革开放之后,历史上的长垣一直地瘠民贫,掂刀抡勺的厨师们是如何爱上诗意的?

长垣县烹饪协会会长江榜成说,长垣好文善烹的历史,其实是有几千年历史渊源的。

从地图上来看,长垣在河南的东北部。东边就是涛涛的黄河。“因为地处黄河滩区的‘豆腐腰’上,水患等自然灾害频繁。”

但就是这样一个水患频繁、地上无资源、地下无矿藏的地方,历史底蕴却相当丰厚。“长垣的浮丘店村有仰韶文化遗址,苏坟、宜丘等村有龙山文化遗址。孔子杏坛施教,子路‘三善’治蒲,王仙芝首举义旗,王安石过境赋诗,都发生在这里。”

江榜成说,从唐代开始,长垣的“烹工”和“厨户”已经被人提及。北宋时汴京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最繁华的消费城市,商业与餐饮业相当发达,宋人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序中,就有“集四海之珍奇,皆归市易;会寰区之异味,悉在庖厨”的记载。

“长垣离开封不过百里之遥,素有烹饪传统,自然就成为服务京都饮食业的‘卫星城’。而且长垣地瘠民贫,外出谋生的人第一站基本都是去开封学厨。这样一带十,十带百,连姻结故,相互提携,‘十个长垣人,九个在司厨’,长垣厨师逐渐成了当时汴京餐饮业的中坚力量。”

到了 明朝,长垣烹饪文化进入兴旺时期。“那时候不光长垣厨师多,在朝里做官的也大有人在,以至于有了‘满朝文武半江西,小小长垣七尚书’的美誉。”

厨师竟托起一个县的经济发展,真屌

于是民间开始有了流传,说将来的长垣“要出三斗三升芝麻那么多的大官”。忽然有一天,来了几个操南方口音的外地人,重金收买了几个不明真相的人,说要挖一件珍宝。几个见钱眼开的穷人跟着外乡人来到长垣城墙东南角内侧的一片芦苇塘边,锨挖镐刨,干了三天三夜,挖出一个三丈三尺深的洞穴,挖出来的芦苇和茅草根都跟血一样红。

“笃信谶语的老辈儿人说,长垣的风水被破了,三斗三升芝麻的大官就此变成了三斗三升芝麻的厨倌了。哈哈,这虽然是传说,没什么科学道理,但也说明了当年长垣厨师在全国的知名度。”

刀勺声里多名家

江榜成说,清末民初,豫菜热遍全国,长垣的厨师更是遍布全国,官宦商贾、文人学士都以雇佣长垣名厨给自己服务为快事。

“慈禧、光绪的御厨李成文、牛青莲、宋登科,黎元洪、徐世昌的专厨蔡廷华、王蓬州,冯玉祥的专厨郝文庆,张学良的专厨乔久录,韩复榘的专厨王景云,阎锡山的专厨左宝德以及末代皇帝老师朱一藩的家厨李景聚,等等,都是长垣的厨师。”

而在《中国烹饪名师传》一书中,书尾的部分列出的清末以来为政要名人服务过的著名厨师,长垣籍的就达到了125位之多。

这还仅仅是专厨。在当时全国大中 城市的名店名楼里,如北京的永安、厚德福、大梁春,上海的梁园,天津的三五俱乐部,西安的清雅斋,太原的林香斋,南京的大中华,苏州的九华楼等著名的饭店里,河南长垣人做老板和主厨的,也比比皆是。

江榜成说,到了解放之后,从中央到省里,再到各个市县的主要政府接待部门,挑大梁的厨师,仍多是长垣人。“2001年的时候,长垣出去做厨师的就有22000多人,常年在国外的也有上千人。”

江榜成觉得,作为长垣发展的支柱,长垣厨师们对当地经济的贡献和推动作用,也是巨大的。

以长垣县第一辆小轿车为例。当时长垣的县委书记叫宋国臣,在吉普车都是奢侈品的当年,宋国臣每次去安阳地委开会,都开一辆摩托车。“来回奔波,灰头土脸的。”从长垣出来的中国烹饪大师李志顺说。

1975年,农业学大寨会议在北京饭店召开,当时侯瑞轩大师还在那里上班。看到名单,里面有老家的父母官,他就找到了宋国臣房间的电话,说一起吃个饭。

“晚上俩人见面,聊到开心的时候,宋国臣半开玩笑地说:侯师你能不能帮个忙,帮咱老家买辆车?”

当时中央管财贸的是余秋里,侯师有一次给他做饭,顺便说了这个事儿,“过了几天,侯师就打到老家电话,说条子批了,把车开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