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发表时间:2019-04-25 作者:漳浦新闻网

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龙舟竞渡 陈 金

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领沿花 陈匏来

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双凤穿牡丹 蔡 面

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捕鱼 黄 匏

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抱虾图 陈 娇

漳浦民间剪纸艺术:古老的文化乡愁

  花篮花 黄 兰

  古老的文化乡愁

  ——漫谈漳浦民间剪纸艺术之美

  □ 王来文(中国美协理事、福建省文联副主席、福建省美协副主席)

  漳浦是一块神奇的土地。自唐垂拱二年建县以来,文风昌盛,文脉渊远,至明清更是文化名人辈出,出现了黄道周、杨玉璇、蔡新等历史上影响深远的艺术大家,此文脉至今传承繁衍不衰,甚是神奇。漳浦民间剪纸可以说是这块神奇土地上的一朵艺术奇葩。

  漳浦民间剪纸是一门古老的汉族民间传统手艺、镂空艺术的杰作,其历史源远流长,唐宋以来就非常活跃,据《漳浦县志》记载:“元夕自初十放灯至十六夜,乃已神祠家庙,或用鳌山运傀儡,张灯烛,剪采为花,备极工巧”。漳浦民间剪纸一直是民间文化最具特色的传统习俗和文化传载形式之一。

  从历史源流上看,民间剪纸最初只是刺绣的底样,随着汉族民间民俗活动的盛行和受北方贴“窗花”等中原文化的影响,漳浦民间剪纸开始应用于结婚、祭拜等活动,剪各种猪脚花、饼花贴于礼品、祭品上,以窗花等形式浸润着本地人的心灵生活,寄托美好的心愿,更象征着喜庆和欢悦。明清以后,漳浦民间剪纸才逐渐成为一种独特的民间艺术。它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浓烈的原始趣味和稚拙美感,在中国民间艺术中占有一定位置。

  剪纸似乎是为女人而生的传统手艺,当它与中国女人相遇,剪纸作品呈现的这份气质已然分不清是中国剪纸还是中国东方女人,其艺术之美和中国传统女性之美是相映衬的绝配,诠释着东方女性独特的审美。说到漳浦民间剪纸,人人都会怀念起已经过世的四位老人的名字:陈金、黄素、林桃、陈匏来,她们被合称为闽南“四大神剪”。其中,陈金、黄素在继承历史上漳浦剪纸的基础上,借鉴传统刺绣表现手法,创造了“排剪”技法,形成漳浦民间剪纸构图丰富匀称、线条繁复细腻的特色和原始趣味;林桃、陈匏来立足本土,注重主观想象,开创了漳浦民间剪纸艺术构图奇巧、古拙抽象的写意风气和稚拙之美感;林桃亦被艺术界称为“中国民间毕加索”。这“四大神剪”是南方剪纸艺术流派的杰出代表,她们皆是纯朴的当地农民和渔民,剪纸绝非职业,只不过是一种天生的爱好、自觉的传承、一种长年生活的素养。但以剪为伴的这四位杰出老人,不但以无声的艺术语言和成熟精湛的手法,给剪纸艺术留下弥足珍贵的传世之作,也影响和带动了漳浦有志于剪纸艺术的一代代艺人,她们是漳浦民间剪纸的承前者、启后者,更是一代剪纸艺术的杰出创作者,她们的作品诉说着漳浦女性贤惠勤劳柔美的良好品质。

  现如今,漳浦县拥有千人的剪纸作者队伍,老、中、青、少梯队各显神通。陈秋日、张峥嵘、高少苹、欧阳艳君、李小燕、陈燕榕、卢淑蓉、游金美等剪纸艺人,在老艺人的传承滋养下,大胆尝试吸纳大江南北各种剪纸艺术流派的营养,她们的不少作品在国内外举办的大赛中屡屡获奖,艺术面貌各具特色,展示出新时期漳浦民间剪纸艺术的繁荣态势,充分展现漳浦民间剪纸艺术文脉香火传承有序、传承有方的良好艺术氛围,在福建省乃至全国树立了良好的形象。

  当下的漳浦民间剪纸以构图丰满匀称、对称平衡、线条连贯简练、连接自然、细腻雅致而著称,在表现手法上,以阳剪为主、阴剪为辅,阳剪和阴剪互为补充、互为配合。画面主次分明,错落有致,富有层次感。在色彩上以单色为主,在对比中求协调,具有强烈的工艺装饰效果;而“排剪”技法的运用,则充分体现了漳浦民间剪纸纤巧细腻的特点,那种细而又细、成组成排、反复出现的线条,对表现羽毛、花瓣等事物丝丝入扣。在用纸上采用了一些不易变质、褪色的剪纸材料,大胆采用新材质,不断拓展和出新。表现手法大胆吸收绘画等艺术的营养,拓展了漳浦民间剪纸手法的艺术表现形式。题材也从传统民俗、民间故事、民间传奇、花草花鸟题材向人物题材拓宽,对当代现实题材也敢于表现和亲近,体现出漳浦民间剪纸艺术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呈现出其丰富的艺术表现力和感染力,展现漳浦民间剪纸新一代艺人开阔的视野和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