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绥两幼童不幸遇害 堂婶有嫌疑 堂叔竟寻短
发表时间:2019-04-26 作者:漳浦新闻网


扶绥两幼童不幸遇害 堂婶有嫌疑 堂叔竟寻短
 
2006年02月27日11:06 桂龙新闻网  

  濑滤村坐落在左江南岸的扶绥县渠旧镇,2月22日下午4时,镇派出所呼啸而去的警车在村民们莫大的惊恐中,带走了卢星智及他的疯癫了10年的妻子———甘海瑶。警方说,甘海瑶有重大嫌疑,卢星智则因侄儿侄女已死,刚刚吞服了大量的“灭鼠灵”。

  ●记者采访

  亲戚来安慰死者父母亲

  24日上午,颠簸了150余公里,记者来到濑滤村,在一块民宅比较集中的草坪前,向几位正在闲聊的村民了解卢家两天前刚发生的事。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被警方拘留的甘海瑶是死者的堂婶,今年33岁,她与该村青年卢星智结婚一段时间后精神变得失常,经医治后“看起来恢复正常了”;平时家里人对她挺照顾的,从未嫌弃她,她发病时整夜不回家,家里人都到处找她。

  卢家的一位亲戚说,21日下午,卢家的两个小孩突然失踪,甘海瑶也不见踪影。家里人发动全村人一齐出动寻找未果。

  次日下午4时左右,一位刚从渠旧镇回到村里的村民去地里收割甘蔗时,突然发现甘蔗地旁边的干涸的水渠中竟然躺有两具用树叶和枝条掩盖的儿童死尸。经过辨认,发现是该村拉里屯卢星安(卢星智的堂兄)的一儿一女。该村民立即报告村委会,村委会迅速组织村民在甘蔗地周围寻找带孩子外出的甘海瑶,同时向渠旧镇派出所报案。约10分钟后,消失了整整一昼夜的甘海瑶也被发现,正游荡在离甘蔗地不远的山脚。很快,“警察也来了,他们检查后说,孩子的脖子上有被掐的淤血”。两个小孩突然被杀害,孩子出事前唯一的陪护人甘海瑶被列为最大的嫌疑人。

  根据村民的指认,记者找到了卢星安一家所居住的瓦房。远远看见,卢家敞开门户的伙房中央,围坐着很多妇女。据村民介绍,那些人都是卢家的亲戚,他们都是来陪伴和安慰卢星安及其妻子的。

  ●警方调查

  幼童被害前系堂婶带出

  随后,记者来到最先出警的渠旧镇派出所,值班的民警小欧向记者详细介绍了警方调查到的情况。他说:“22日下午4时40分,我们赶到现场时奇怪地发现,小孩尸体已经不见了。经过调查后才知道,是小孩的家人将他们转移到山上掩埋起来了。”

  警方随即到卢家进行检查,发现其中一间卧室房门紧锁,内有一名30出头的女子吵闹不安。警方对其询问过程中,得知她叫甘海瑶,是被害的两孩童的堂婶。小欧说:“甘承认,是她以‘摘酸味果’为由,将两个侄儿带出家门,但是离家之后的所有事情,她都无法回答。由于甘海瑶有重大嫌疑,我们决定将其带回派出所。”

  同时,另外一组民警在卢家人的带领下,查验了两个小孩的尸体,发现均是24小时内被人杀害致死。就在警方准备带走甘海瑶时,卢家再度发出了呼救声,原来甘海瑶的丈夫卢星智,由于无法面对“爱妻涉嫌杀害侄儿”这一说法,背着家人吞服了一大包“灭鼠灵”。

  将卢星智火速送往渠旧镇卫生院进行抢救后,警方立即对甘海瑶进行讯问。小欧告诉记者:“甘海瑶有可能是精神病患者,濑滤村的群众这么说,我们在问话过程中她也表现出许多异常行为。她的记忆完全停留在带小孩去甘蔗地之前,但她是不是精神病患者,有待医生作鉴定。”

  ●医院见闻

  服毒者已脱险情绪稳定

  在渠旧镇卫生院三楼的观察室,我们见到了正在打吊针的卢星智,在病房内外,他的十几名亲人正在陪护他。他的表情十分沉重,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哽咽着重复一句话:“我没脸再见五哥……”

  22日中午收治卢星智的甘医生告诉了我们他的病情。甘医生说,当天经过检查,证实他服过毒,医院采取了洗胃、输氧等抢救措施,现在卢的病情基本稳定了,还须住院观察几天,他的情绪也比刚入院时缓和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