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余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人民眼·正风反
发表时间:2019-04-25 作者:漳浦新闻网

2000余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人民眼·正风反

 

  仙游县交叉巡察组干部在被巡察单位查阅文件资料。游晓璐摄  

2000余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人民眼·正风反

 

  厦门市一交叉巡察组工作人员从鼎美村的举报箱取出信访件。陈蕾摄  

2000余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人民眼·正风反

 

    

  引子

  在反腐败斗争中,每条问题线索背后,都有一个或长或短的故事。

  党的十九大要求,建立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的监督网。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提出,探索开展县(市、区、旗)交叉巡察、专项巡察等方式方法,着力发现解决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为破解基层熟人社会监督难题,2017年以来,福建省探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截至2018年底,在所有设区市,成立了592个交叉巡察组,全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移交问题线索2138条,立案审查435人。

  这2138条问题线索被起底的背后,每一条都映照着巡察利剑锋芒,每一条都折射着基层政治生态演进。

  人情与法理

  从人地两熟到人地两疏,破“关系网”,刹“说情风”,交叉巡察剑指熟人社会监督难

  面对两位民政局局长,何聪佩展露不一样的面孔。

  “如果让我去监督老领导,恐怕不好开口。”何聪佩,福建漳州市龙文区委巡察一组组长,他口中的老领导,现任龙文区民政局局长。

  不过,当何聪佩被交叉到南靖县巡察,在这个县的民政局局长面前,他不再拘谨,接连发问:“您所在支部有多少人?”“您的党费按月交还是按季度交?”“交多少?”

  对这些问题,这位局长都没有准确答出。

  “如果对方是我的老领导,一看第一个问题答不出,可能就不好意思追问了。不问,就不知道他对单位党建是否上心。毕竟,‘政治体检’是巡察工作的首要任务。”何聪佩带领的这个巡察组,还发现了南靖县民政局其他方面不少问题线索。

  南靖之行,是何聪佩第一次到区外巡察。在龙文区内,他已多次带队进行常规巡察,最难忘的还是巡察区农林水利局。

  那是两年前,何聪佩与时任区农林水利局副局长苏荣义谈话。他分管的内林双向泵站工程投资5600万元,是市里的重点项目,“工程延期整一年,为什么一拖再拖?”

  “施工质量不过关。”苏荣义避重就轻。

  何聪佩事实上已经掌握,苏荣义因自己中意的企业没中标,就对中标企业设卡,不是说这件设备不合格,就是嫌那件设备不达标,“目的就是让企业向他输送利益。”

  这时,说情的来了。

  何聪佩此前与苏荣义认识,但并不熟。龙文区不大,公务员总共四百来人,通过一个人就可以找到彼此熟悉的人。那段时间,何聪佩至少接到3位朋友的暗示:“没什么大的问题就过了吧。”

  何聪佩自然不会放过,按程序移交了这条问题线索。龙文区纪委监委对苏荣义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发现他违规干预和插手建设工程项目承发包,收受贿赂103.8万元。最终,苏荣义被追究刑事责任。

  “要放一马对组织说不过去,不放一马以后见面说不下去。”在推进市县巡察过程中,一些县市区的巡察组组长向漳州市委巡察办主任曾勇平吐露。

  不仅是漳州市,自2016年3月福建开启市县巡察之路后,各地普遍反映,县域地方小、人头熟,监督工作易受干扰,对深化拓展巡察工作造成一定影响。

  如何破解熟人社会监督难题?福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刘学新提出,把开展交叉巡察作为市县巡察工作重点,在设区市内全面开展县级交叉巡察,更好发挥巡察监督作用。

  效果如何?两组数据可见其力道。

  漳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林叶萍提供了一组最新数据:县级交叉巡察移交问题线索数量116条,是非交叉方式的4.1倍,其中移交县管干部问题线索43条,是非交叉方式的3.3倍。

  三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祝荣亮也提供了一组数据:通过交叉巡察,移交问题线索620条,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04人,占同期纪检监察机关处分数的3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