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浦2000亩产粮区灌溉告急 附近溪水发黑发臭
发表时间:2019-04-19 作者:漳浦新闻网

原标题:溪流污染 2000亩产粮区灌溉告急 这里是基本农田保护区,附近南溪漳浦县赤岭溪支流却发黑发臭四五年  

东南网11月18日讯(海峡都市报记者 陈青松 肖和勇 戴江海 文/图)漳浦官浔镇康庄村,2000亩耕地是基本农田保护区,也是省级粮食产能区。原本,南溪赤岭溪支流是这里的主要灌溉水源,可这四五年来,溪水污染,发黑发臭,村民们已经不敢用了。他们堵渠弃用、打井救急,可随着枯水期的到来,抽水密集,抽取地下水越来越困难。眼下,农作物生长急需用水,村民们急了。

看着发黑发臭的水,村民很发愁,不敢用来灌溉

看着发黑发臭的水,村民很发愁,不敢用来灌溉  

村民说,他们曾被迫引污水灌溉救急,却造成作物病害。而溪水污染多年未解决,他们多次举报、投诉,都不见根治。 

漳浦县环保局、农业局、畜牧兽医局、水利局等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支流沿线存在企业偷排污、养殖场乱排污等问题,污染确实没有根治。近期,他们将加大力度,进行排查整治。  

走访  

作物需水期 面临缺水灌溉  

这个产粮区,每年都能出产两季水稻,中间还种一季马铃薯或荷兰豆。昨天,包括康庄村村干部在内的七八个村民提到,南溪水发黑发臭,已有四五年了。“污水是上游一些养猪场、食品厂、蜜饯加工厂偷排入溪造成的”。  

去年下半年起,打机井抽水成了救命之举。但眼下是枯水期,地下水位下降,又逢密集抽水灌溉,许多机井已抽不出水来。半个月前,秋季稻已收割,农田正在种荷兰豆、马铃薯,正是需水期,村民们很着急。  

王大姐的1亩四季豆,才长20厘米高,叶片已枯黄。她说,机井抽不上水,她只能引溪水救急,可没想到出事了。昨天上午,不少村民拉着水桶来浇灌。一亩作物,一次浇灌要用上百桶水,非常辛苦。

农民称黑水导致作物病害  

种植户阿山称,挖一口普通机井,至少要花2000元以上。随着地下水用量的加大,机井越挖越深。一口四五十米深的机子,要花上万元。“靠机井,每年油料花销就是一大笔钱。”由于抽水灌溉成本太大,迫不得已,不少农户会再引发黑的溪水来应急,“我们都觉得那溪水会伤害作物生长,可也只能这样”。  

村民认为,此前引南溪水灌溉,对作物成长造成了很大影响。阿山去年种了100多亩的马铃薯,收成时发现个头小,表面还有病害斑点,导致滞销。  

另一个种植户老王,去年种了200多亩水稻,秋季成长期,病虫害明显增多。“这跟气候有关系,但我觉得和溪水也脱不了干系。”收成时,水稻品质下降,空粒、坏粒明显增多,每亩水稻减产了300来斤。

康庄村2000亩耕地是省级粮食产能区,却面临缺水灌溉的问题

康庄村2000亩耕地是省级粮食产能区,却面临缺水灌溉的问题  

观察  

昨天上午,记者跟随10多个村民,沿着南溪赤岭溪支流沿线走访。  

观察点1:  

官浔镇康庄村坝口  

这里的溪面宽约50米。海都记者在50多米外就闻到一股恶臭。黑色的溪水泛着白色的泡沫,流向下游。原本导向2000亩产粮区的水渠已被堵死。在大坝上游,黑色的水面被大量水葫芦遮盖,同样泛着恶臭,过往行人纷纷掩鼻。  

观察点2:  

官浔镇春建村一小桥 

这个溪段的水已变成绿色,但是溪水浑浊,空气中没有明显异味。在溪边居住的一位村民说,前天溪水才变绿,之前一个多月都是黑色的。溪里黑水泛滥,一年中确实有10多次,让沿溪居民深受其苦,“太臭了,晚上在屋里都睡不着”。  

观察点3:  

长桥镇长桥桥附近  

324国道边的一条排水涵洞里,有一股褐色废水流出,汇到溪流中。交汇处,褐色和较为清澈的绿色溪水泾渭分明,气味跟康庄村河段臭味不同,带着一股酸臭味。在下游200多米处的一个闸口,这种酸臭味仍然可以闻到。居民称,这可能是附近的食品厂排放出来的,但无从查证。 

部门回应  

昨天,记者采访漳浦县环保局、农业局、畜牧兽医局、水利局等,各部门负责人均坦言,这条溪流的污染问题,确实已持续四五年。此前,支流沿线存在企业偷排污、养殖场乱排污等问题,多年来这些问题没有得到根治。上述部门负责人均表示,近期将加大排查整治力度,整治溪水受污染问题。

村民称,用黑水灌溉过,荷兰豆都枯黄了

村民称,用黑水灌溉过,荷兰豆都枯黄了  

非法采砂引起?  

环保水利说法相左